朝仓幸子

微博@朝仓幸子,小号@朝仓幸子-腐向用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么一个传说。传说森林中有一只吃人的邪恶老虎,大家都不敢去森林中。后来一位名叫太宰治的勇士决定讨伐饿虎。结果勇士却把饿虎偷走了,两个人(?)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七夕了,大家都领取了狗粮套餐了么。
画的这么像幼儿绘本不是我的锅。

任务一

任务一

 

写在前面:

神官处背景。

本文为第一人称视角。

OOC的有然而不知道有多大。

分段狂魔。

乙女向。

 

我家有一把一期黑振。

 

心理建设好了,那么就开始吧。

 

正文:

20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这里是神官处,我暂时工作的地方。

我的名字是紫阳,一名神官。工作内容大多是为新人解答关于一期一振和审神者工作上的问题。

回复完最后一封邮件之后,我伸了个懒腰。腰部立马喀拉喀拉的响了起来,不过马上就有双手伸过来为我按摩。就手法来说我很满意,可惜就对象来看那双手的主人可是相当让我不爽。

“一期一振先生,如果您很闲的话可以去厨房做午餐。或者是去花园开辟一块空地种菜,正好我想吃草莓了。不要在我周围晃来晃去的,看着心烦。”我忍不住在他准备把手放到我肚子上时阻止了他的动作。好好按腰不好么,干嘛摸我肚子。搞得我怪怪的。

“草莓不是菜,是水果。你想吃我回头买给你。”可惜这位大爷向来都是和我对着干,无视我的想法直接把我圈在怀里了。

“你听不懂人话么!难道要我回头去学习刀语么!?我要你离我远一点啊!!”最近心情欠佳的哀家,哎不对,设定错了。是最近心情欠佳的本公主,啊更不对啊!!角色都崩坏了!!反正我最近因为一直被束缚在电脑前面恢复邮件而缺乏运动量,导致我胖了2KG。2KG是什么概念,那可是我需要运动加节食一个月才能剪掉的重量啊啊啊!!!

“要插花么?”一期可能看我一副立马就要炸了的表情,虽然不惧。可是被同僚们不小心撞到这个样子的话可真是丢人了,尤其是像我这么爱面子的人。所以他就找了个可以分散我注意力的事情给我做,不然我可能会随时用那台电脑砸他。

“啊?插花?插泥煤啊!我现在心情......等等,插花.......给我去厨房那一杯大麦茶,然后准备用具......”吸气呼气,不气不气。我是个有教养美丽又贤德的女人,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在一期去端茶的时候,我瘫倒在榻榻米上一副快要狗带的样子。收拾房间什么的......只要没有外人的话我是死都不会做的。这种事情交给一期就好。

“我回来了,你要的茶。”

“嗯,花瓶要灰色的那个。”接过茶,正坐在房间的一角吹了吹上面的热气。发丝也都安安静静的垂落在榻榻米上,好像刚才那个人来疯不是我似的。

很可惜,两个都是我。

“这里有没有别人,你演给谁看呢。”一期放下手里的花束,鄙视了我一下之后去找花瓶。

“当然是会来这里的女孩子咯,一进来看到我正在插花,不就会觉得我是个很风雅的人么。”我直接无视掉那个白眼,开始挑选眼前的花枝。

“你还真是个虚伪的女人啊。”一期的讽刺向来都是那么直接了当。

“彼此彼此,一期君。”我掩着唇,挑衅的看了一眼一期。

“呵,你什么时候的爱好变成了男人了?那个厚藤四郎的主殿......”一期靠在我旁边的墙上,动也不动的盯着我。嗯,这个动作配上他的衬衫的确是很养眼。可惜我对他不感兴趣.....

“啊啦,您也对锰君很感兴趣么?我将他列为我的第386名观察对象了呢。”我低头修剪着车轮梅的枝干,并没有理会他身上越来越浓的杀气。反正那杀气不是针对我的。

“理由。”

“很可爱不是么?我一向很喜欢可爱的东西。比如弟弟们。”将修剪好的车轮梅垂直的摆放在花瓶中。嗯......好像有一点歪......

“哦?”

“你会帮我的对么?”我用手捻了捻彩苞凤梨的花枝,拿起剪刀减掉多余的部分。

“你是认真的?”

“嗯。因为很有意思啊,好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人出现了呢。”

“......那就不能留下他了。”一期说完就转身打算出去。

“我还没下手呢,你没有出手的理由哦。”我垂下眼睛观察刚被放置进去的花苞凤梨,伸出手拨弄了一下花托的方向。

“只要是让你提起兴趣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那前面365个人的下场还没让你学乖么。哪怕现在你只想玩弄他而已。”

“玩弄?真是失礼的说法啊。”嗯......落霞红看起来比较适合这个作品。“我才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呢,我想毁了他。看着人一步一步走向灭亡可是个很让我享受的过程啊。”我忍不住愉悦的笑了起来。

“......你真是越来越像修罗了,处于暗堕临界点的审神者,紫阳小姐。”

“哪里哪里,您才是越来越像人类了呢。处于暗堕临界点的刀剑男士,一期一振大人。”我突然抓起剪刀将刀尖直指他的眼睛,笑的灿烂。“我堕入修罗地狱你会陪着我的吧?”他动都没动,真可惜。以为我不敢下手么?

“我可以行动吧?”

“只要不杀了他请随意。”

突然,一张纸被拎到我的眼前。嗯?任务清单......

“这个,你一定会选任务三吧。”

“不是哦,我选任务二。”我看了一眼就没再瞟那张纸。重新坐回原来的地方继续完成我的作品,拿起文心兰比对了一下效果。“虽然可以去接触各种可爱的女孩子们,可我还是选择运动量大的那个好了。当做减肥,毕竟外貌可是很重要的。”

“真意外,你也会放弃撩妹。”

“我也是个女孩子啊,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外形的。”

我和一期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友好的谈话。嗯.....刚才进行着危险言论的人不是我们。

“好了,把这个端到餐厅吧。”放进去最后一支山归来后,我起身整理被坐乱的绯袴。

看时间也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顺便去把任务领了吧。我带着抱着花盆的一期来到了餐厅,按照顺序和各位同僚打过招呼。

哦?对面是我寻找的目标呢。我微笑着看着他,也并没有希望他可以理我。

“这是大家执行任务时用到的通讯工具,随便挑一个吧。”

通讯工具,这种东西无所谓啦。反正我绝对会是最安全那个啦,因为我并没有出手的打算。随手拿过离自己最近的盒子,打开后是一枚水蓝色的耳钉。

......

这就是.....

孽缘么......

算了,什么不是戴。水蓝色就水蓝色吧。拿出耳钉戴到耳朵上时,我突然想到什么。开始拿手指在桌子上画了起来。

锰的近侍是厚藤四郎,也就是他不会出任务二。任务三需要和人沟通,但是审神者多数为女性。他看起来不像是擅长应对这种事的人。也就是说.....他只能选择任务一。而任务一是夜间巷战战场......一期所不擅长的战斗地形......

我拿出了一个标准的面具上的笑容抬起头。

“藤本小姐,我可以申请任务一么?”

第二天,天气,晴。

“你是故意的。”

“没错啊,夜间不说,巷战是你最不擅长的地形。在战斗中死掉的话,政府也不能说我什么了吧。”

“哦是么。如果我活着回来,你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吧。”

“啊,真可怕。”

端坐在矮脚桌面前,我端着一碗玉米汤慢吞吞的喝着。难得我今天没有在餐厅吃饭而是选择在卧室吃,至于为什么。是因为我需要整理一下待会的计划。如果可以成功,我就能永远摆脱这个麻烦的家伙了。地狱什么的,麻烦你先去帮我探路吧。

下午,任务正式开始了。

狐之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带领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京都。准确的说是19世纪的京都。

目的地是京都大桥旁边的酒馆,说起这家酒馆我还这里喝过酒呢。味道不错,可是回头就被政府训斥了。什么‘不可以做影响历史进程的事情,身为审神者要严谨自己的言行举止。’MD老子大半夜带着弟弟们修正历史,连酒都不让我喝么......

“就只这里了,请告诉我领油豆腐的地方。”

“等大将回去才能给你啦。”

......

......原来如此......怪不得狐之助的态度这么好......

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我只要在一旁看着刀子们处理好敌人的事,毕竟上战场这种事和审神者没有太大关系。作为领导人受伤的话会影响接下来的工作的,所以我一贯秉持不插手战斗事物的处事方法。

不过.....不会吧.....

“战斗时刀剑的职责,还请您不要随意插手添乱。”我伸出手了住了打算跑到房顶上的锰。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你随便跑上去被敌人发现后,会连累整个团队的!是不是傻啊。

“不论怎样,作为辅助,我是不会落下的。”他不听我的劝阻,反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真火大,笑的一脸傻样。

“您是笨蛋么?难道我表达的不够明确么?我是说您只会添乱而已。不想让同伴为了保护自己而分身神的话,就应该在一旁看着就好。”我轻轻摇了摇头继续拉着他,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说起来这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平时我就算是要出手干涉时,也不会管这么多的。生死由他才对。奇怪奇怪,可能是我这几天神经紧张思维混乱了吧。

“即便如此,至少也要好好的在后面跟着。另外,应为经常和厚一起并肩作战,我和他有足够的信心,这一点请不用担心。”他毫不犹豫的抛出这么一番言论。

也就是说......他一定要找死咯。算了,死掉的话也省的一期处理了。

在开始任务之前我就判定这回是一场麻烦的任务。理由就是我要出手干预这件事了。

“这样吧,请不用担心的看着吧。你对于你的一期一振有什么指示是你的选择,至少我要和我的厚酱并肩作战,还请多保重。”

真火大,什么意思嘛。是想说我没有战斗力么!你和厚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我好不好。

不过麻烦的不是锰君想找死,而是我带来的那个家伙好像发现我的异常了。正在极其不爽的踏着步子走路。

“我说那边的一期一振,如果不想被我下药的话,能不能减轻你的脚步声呢。”

听到威胁的一期回过头看着锰。貌似这位大爷自打出现以来就没人敢威胁他诶......锰,祝你好运。不过.....还可以下药?!原来还有这么一手!

“那么紫阳小姐,统计数据就拜托了。我们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探索时间,在此期间请管好你家的一期一振!”说完他就翻上屋顶走了。

管好一期?开什么玩笑,他过了今晚可就是一个死人了好不好。我干嘛要管一个死人。

两个小时啊.....拿出怀表大致看了一下时间。计算出大概我需要在什么时间返回这里。

“好了,没有别人了。我也该行动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跳上了屋顶。

“既然是工作,那么出现问题我也不用管吧。”我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露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笑容。

...

......

........

“为什么这里都没什么敌人呢......”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我在池田屋里晃来晃去。

“算了,那就随便调查一下回去交差吧。”

“你是在找敌人集中的地方么?刚才那个路口往右拐有检非违使的踪迹。”一直跟着我身边寸步不离的一期凉凉的开口了。

“检非违使?不错,祝你能活着回来。”我连多余的一下都没考虑,直接向着有检非的地方去了。

废话,我想故意引敌人出来对付一期来着。结果连根敌人的毛都看不到。

等到我到了一期说的地方后,一个人都没有......

“你逗我呢吧......这地方连根毛都没有。可恶啊啊啊啊!!!!给我个敌人会死吗!!!”气急败坏的我已经开始用脚踹门了。这个门质量真不错,被我用力踹居然没坏......

“啊,卧槽。刚夸完你质量不错就这么坏了了啊!!咳咳,这里灰尘真大。真TM晦气......额......贵安啊,各位检非违使大人......”

麻麻啊!!!我是想要检非。可不是让我来单挑啊!!!!Excuse me????这年头检非都在屋子里埋伏么!!!

先逃再说!

我充分发挥了一下我的机动力,直接跳向远离这个房间的方向。一边咳嗽一边站在走廊中看着包围着自己的敌人们。

好吧......我的机动没有检非高。

“你要的检非,怎么样。”一期一边把我护在身后,一边也不忘讽刺我一番。“我很满意呢,这个地方就是葬送你的地方了。”这次真是玩大发了,单挑夜战检非。

不过看样子他们没有带刀装,应该还是有胜率。

脱掉碍事的巫女装,里面是紧贴着身体的皮衣。腰间缠着常用的鞭子,大腿上绑着几把匕首。嘛,好歹我也是多多少做了一下准备。这条性命我还是很珍惜的。不过说实话,我挺不愿意穿这套衣服的。总有种下流的感觉......

抽出匕首,压低身体防止敌人突然来袭。

“有你陪葬也不错呢。”一期缓慢的拔出本体,眼神认真。

 

“一期一振/紫阳,参上!”

 

“最难缠的敌人是高速枪,我们的机动没有他高。只能尽力躲过去他的攻击,然后两个人一起攻击他。最坏的情况被戳到的话也要避开要害。”背靠着一期我开始指挥战斗,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是让他一个人单挑然后解决掉他。如果输掉,我们两个都要交代在这里。

“短刀和胁差交给你,打刀和太刀让我来。”

“求之不得。”

这不是正经的战斗,要按照顺序来打。不需要遵守一对一的原则,得先手者得天下。看准高速枪攻击一期的间隙,我闪向高速枪的背后,抽出缠在腰间的鞭子抽向后背大开的高速枪。虽然这个走廊留给我的舒展空间不是很大,但是还是勉强可以限制住敌人的行动。鞭子成功在高速枪打算第二次戳向躲开了他攻击的一期时将他绑了起来,趁此机会一期用本体将敌人斩杀为两半。

解决掉最麻烦的敌人后,我冲向在另一边的短刀。如果是没有带着刀装的检非短刀,就算是我也可以对付。毕竟我可是天天和一期在进行“友好”的交流。

徒手扭断被我攻击的只剩一血的短刀,我又反手把匕首插进正打算攻击我的胁差的胸膛中。但是这样还不足以杀死他,我又踢向他的面门。趁他一阵眩晕时捡起他被震飞在一旁的刀,刺向胁差的咽喉。

我重新跳回战场的中心,背靠在已经解决掉两把太刀的一期身上。

现在在场上的就只有一把大太刀了。

但是一期已经负伤了,也就是说......是我来对付咯......

麻烦死了,我一把夺过一期的本体冲向那个长的吓人的大太。本来不应该硬抗的,自己几斤几两我也是清楚的。可是这种感觉......兴奋,我现在十分兴奋。血液都在奔腾着,叫嚣着要我解决掉敌人。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表情,一定是高兴的表情吧。

躲过大太横扫过来的一刀,我利用体型优势。钻进大太的怀里将他劈为两半。然而我也因为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你在逞什么能,不是说要我一个人对付敌人好让我送命么。”一期弯下腰对着我伸出手。

“诶?对啊!!!!我干嘛要帮你啊!!!!”反应过来的我一把拍掉他的手自己爬起来。捡起战斗之前被我脱下的衣服重新穿起来,幸运的是衣服没有沾上血就是有点灰。

拿起怀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现在赶回去还勉强能在锰君发现我擅自行动前到达。

“现在赶快回去,应该可以.....啊!你干嘛?快放开我!!”正当我打算回去时,一期一把抱起我跑了起来。

“别乱动。这样速度会快些,而且你也没什么力气了不是?”

“你......那也不用你啊”

就在我还在和一期有一句没一句拌嘴时,我们已经到达了一开始分开时的三条大桥。

挣脱掉那个灼热的怀抱后,我开始整理头发。顺便拎起狐之助威胁它不可以说我行动了。没一会锰就和厚出现在视线中。然后我们就被传送回了神官处。

“脱掉。”我拿着绷带黑着脸命令到。然后毫不温柔的给一期包扎。也不管他痛不痛。

可恶,居然让他活着回来了。还是因为我的原因。啊!!!越想越生气啊!手下的动作随着怒气值越来越粗暴了。

突然,视角一阵天旋地转。等到重新对好焦之后,我的视线中就只有被子了。

“还记得我出发前怎么说的么?”

卧槽,我忘记这码事了。上帝啊,佛陀啊,我还有后悔的机会吗!!!!!

 

“不行!你还在包扎!我们刚出完任务!不行,你快放开我!!!”

 

事后报告

政府敬呈:

【池田屋战场】已经具备开发条件,且难度系数中等。

然,该战场并不适合审神者本人以及太刀战斗。

且,该战场检非违使出现几率较高。

 

另,

请求更换近侍。

                                                         紫阳

                                                         敬言

 

 

 

写在后面:

感谢看了我这么多废话的你。此文BUG较多,还请海涵。至于城管为什么没有刀装,请当他们出来太匆忙忘记带了吧。不然我就真的会交代在那里。

茶会【紫阳/一期一振】

茶会【紫阳/一期一振】

写在前面:
本文以第一人称视角展现。

正文:
浑身都好疼……说的那啥点就是身上像被车碾压过一样。一期一振你疯了么,我不就是说了句「这里妹子好多啊」你至于么!等我起床后,看我不收拾死你。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睡觉!睡觉……
zzZ……
“醒醒,该起床了。”嗯?叫我干嘛,您老人家心情愉悦。我可是各种不爽!
“再让我睡会……”我黎明才睡得好伐!
唔……被子好像被掀开了…好冷。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捞起来套了件什么,然后被抱到什么地方去了。啊,不管他。睡觉睡觉……
“给你,刷牙。”手上被塞了个什么,刷牙?那就放到嘴里刷就可以了吧。刷牙…睡觉…刷牙……
“你怎么闭着眼刷牙啊!还有,漱口啊!”漱口……闭着眼拿起塞到手里的杯子喝了口水后开始漱口。漱口……睡觉……
“你……算了!把脸转过来”转脸……不用睁眼。嗯……脸上传来被毛巾擦拭的感觉。
好困……被擦完之后好像又被抱到什么地方去了。站在被放下的地方,我一脸马上又要睡着的表情。现在什么事都比不上睡觉来的重要,让我睡觉啊啊啊!!
啊,身上唯一一件被披上的衣服也没了……
“抬脚。”抬脚?
……我艰难的把眼睛张开一个缝,发现一期正拿着我的胖次蹲在榻榻米上等我抬脚。哦……胖次……白色小草莓……抬脚……
我重新闭上眼睛,享受着「一期一振亲自为你穿衣」这项服务。说起来我平时是什么反应来着?哦……反抗……反抗……好麻烦。
“你能不能站稳点,这样我没法给你穿袴啊。”现在我的状态是整个人都挂在一期身上。废话,有人给你靠你还站着啊。
总之,在我挂在一期身上睡觉的这段时间。他总算是给我穿好了衣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能不能不要挂在我身上,你还要不要整理头发了。”
“唔……困……干嘛要起床……”
头发正在被轻轻的梳顺,手法不错。
“你今天下午两点不是要开会么?”
“开会……开会?!woc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天啦噜,夭寿啦!!今天要开会的!!
“我叫你了,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光着身子站在卫生间呢。”
“你还有理了?!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这么晚睡觉!诶呀你快放开我,我不梳了。快来不及了!”
“把妆简单画一下,你看你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
说着一期一振拿来了我平时用的化妆盒,给我脸上扫了点腮红,又在唇上点上了唇彩。
“快来不及了,我在路上整理头发。我先走了!……噫……MD腰腰腰!!”
结果……我还是被一期一振公主抱到会议厅门口的……耻辱!!
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听里面的声音好像已经开始了。
额……我就偷偷溜进去好了……
悄悄打开一个缝,发现没人注意到我。于是就打开门溜了进去。
很好,末席那里空着。走过去落座后,我向两边的人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虽然罪魁祸首不是我……不过教养告诉我,这样做总归是好的。
“狐之助应该也通知过大家了,由于政府的调配安排,千芥子小姐被调派到另外的部门工作,所以政府委派在下接替了千芥子小姐的职位。其实只是比各位高半级,所以也不用太在意,只需把在下当作为政府传话的就可以。”嗯……这件事啊……我能表达的意见就是……哦……虽然少了个妹子给我调戏,不过还剩下这么多不是?
不过……还是好想睡觉……
“  神官的主要职责是协助处理日常事务,简单来说就是解答其他的审神者的疑问,再粗暴一点就是当客服。…………  ”
听到一半的我就这么陷入了睡眠,睡一小会也没什么吧~

zzZ……

突然,我的头往下一沉。啊……彻底清醒了……
“……  虽然没有什么风雅的爱好,但是逛街和喝酒在下都愿意陪同。希望大家今后多多关照。  ”
啊,刚才进来的时候讲话那个女孩子还在说,我记得我睡了好长时间啊……真能说……可以和我的音乐史教授媲美了……
在那个女孩子说完之后,我旁边传来了一阵低声细语的声音。
“205的Sterben,来自暗堕本丸,近侍是光忠。只要是任务和命令我都服从,剩下的...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各位多指教。”
原来是在自我介绍么?暗堕本丸……有点意思。不过这个女孩子长的也还不错嘛,嗯……哥特系……好像是我上个月追求的那个女孩子的类型吧……那就放弃?不不不!有女孩子在,怎么可以不追求呢!那是极大的失礼啊!
说起来,既然是205的,那么我作为301的是不是该说话了?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拿出平时应付人的完美笑容开始了我的自我介绍。
“啊啦,我是三楼的第一个呢。贵安,我叫做紫阳。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名字只是个代号,本名保密。近侍是一期一振,不过他可能和各位本丸的有些不同。如果他有冒犯诸位,还请不要大意的直接打他——性格的话……总有人说我很古板。就当作是这样吧。喜欢的食物是草莓蛋糕上的那颗草莓,最喜欢的书是《如何远离痴汉》。兴趣的话,暂时是花道。顺便一提,我最——讨厌我的近侍了。虽然小女子不才,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语毕,我还行了个九十度鞠躬的礼。这样就无懈可击了吧~像这种应付人的事,难不倒我~
重新坐在座位上的我,开始了观察这群同僚。毕竟这可是我除了追求女孩子以外的第二大兴趣。来了有几天了,大概已经把这里的女孩子认全了。所以没听到刚才的自我介绍也没什么啦。嗯…坐在那位Sterben旁边的是我的邻居弥生。长的很可爱,嗯,我的菜。不过她现在好像在做什么和她的形象完全不符合的事情啊……喂喂,绷着脸可一点不可爱啊。
“各位好,我是弥生。……”
忘词了,呼呼~
“爱好是各种抹茶,请多指教。”
抹茶啊……嘛,抹茶蛋糕我倒是有学习过做法。要不下次请她吃好了。
“303的研池。近侍是石切。”夏宴旁边的那个短发女生开口说话了。这还真是简单明了啊……说起夏宴,该怎么说……我好像……总和她有种气场不和的感觉……嗯,女性的第六感……不过,有挑战才有动力嘛。
“刚来没多久,还请多指教。”在我脑子里演练过n套挑战方案后,研池补充了这么一句。
额……迷之冷场……
要不要我说点什么活跃下气氛?
正当我思索该说什么拯救这个严肃的场面时,一个元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家好,我是杉山岚,压切长谷部的主审。杉山是现世的一个朋友赠送的姓氏,岚是自己取的名字,大家可以叫我小岚或者岚酱。啊啊是日本人没错,但之前的姓氏我决定遗弃,因为是秘密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多问。我喜欢随意,大家和我相处时可以不用太拘束哟。特长的话,如果射箭十次可以只有三次脱靶也算的话……咳没什么。顺便我讨厌巨乳,噫,有男的?!”男性恐惧症?嘛,听说女校出来的女生有这个症状。难道她以前也是念女校的?不过等等……
纳!纳尼!!!讨厌巨乳?!!
我……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Dcup……
这,莫名遭遇流弹了啊……
一直在脑内播放“她讨厌巨乳讨厌巨乳讨厌巨乳”这个弹幕的我,没有听清楚后来岚后来讲了什么。反正等我回过神来时,一个穿着古怪的女生站了起来。
“蓝樱,来自中国。不算标准的江南女子,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务必要告诉我。”
她就是蓝樱啊,一期说她穿着奇怪的衣服。原来就是这件啊……
“近侍是和泉守君。……要是按照日本的说法,蓝樱,参上。”
……和我一样讲究礼仪的女子,不错不错。
下一个是正在发呆的玖冴寺伊月根据一期的情报来看,她的身份是佣兵。怪不得这么冷冰冰的。冷冰冰的女孩子可不会受欢迎哦。
“玖冴寺伊月,加州清光的主审。有实战和收集情报的经验,近战和远程我都可以配合,只要你足够优秀或者……听话。这里会分发代号吗?没有就叫我月吧。以上,多多指教。”
女孩子的介绍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轮到男生了。等等!男生?!没听说有男的来啊!【你自己只关注女生怪谁咯】
不过…这久违的激动心情是什么鬼?不行……我要冷静。啊不行!冷静不下来!藤本旁边那个男孩子是谁啊!好可爱!可爱到好想让人好好欺负一顿啊!!
这个感觉就是……遇到短刀?
不……你看啊,我虽然喜欢追求女孩子。可是我也喜欢可爱的男孩子啊,就像粟田口的短刀们。于是这位男性的分类是……短刀?
在我火热的眼光下……咳咳,对不起短刀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好久没遇到这么和我口味的男性而已……不要介意……
“锰,厚藤四郎的主审,如各位所见,是货真价实的男性。现在在攻读医科,如果有前辈或者类似行业的话在此先请多指教。……爱好的话大概是修理吧,无论是电热水器还是人体。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使唤就行了,我就住在东面的别馆,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待在别馆的二楼看书,随叫随到。因为是宫城来的外地人所以说话会爆方言,初来乍到,请多指教吧……还有,嗯,”厚酱也请各位多多关照了。以上。”
嗯,名字get。不过,医科生啊……作为音乐生的我真是无法理解。不过以后时间还长,慢慢了解嘛。
最后,一个直接被我选择性忽略的男性站了起来。没错,像这种长相不错气质还好,一看就皮卡皮卡闪光的男性。我直接选择性忽略。反正,他要讲话了。
“石川卿,东大三年生,主修数学,业余爱好是研究古文字、调酒和打桥牌。能和各位成为同事实属荣幸。我是明石国行的搭档,也是监护人。今后要劳烦各位关照我和国行了,那家伙是个好孩子,如有冒犯,还请各位多包涵。”
目死……东大啊,还是个高材生。哼唧,我读的可是东京音乐大学,和你差不到哪去!不知不觉我已经在心里开始和这位男性开始对比了。至于为什么?女孩子都是我的!才不会让你用硬件设备把我比下去呢!
总之,自我介绍环节就这么有惊无险的结束了。大家开始享用藤本带来的甜点。当我一边欣赏女孩子的美景一边啃着小饼干时。短刀桑,啊不对,锰君说话了。
“这样吧,既然茶会结束了,大家一起去荞麦面馆会餐好不好?”
喂喂?excuse  me?荞面?!我……最……讨厌……面条了啊啊啊啊!!!
救命……我现在退出还来的及么……

刀乱神官处

刀剑神官处

xx年x月x日   周六,晴

本文以第一人称叙事
我家一期可能和各位的不同。

如果OK请走

贵安,各位。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紫阳。性别是女,爱好也是女孩子哦。由于种种原因,我被政府选为刀乱神官处的一位神官。我一直认为,不是我被选为神官。而是我的刀被选为神官的刀,我则是作为他的附属品一起被入选…
我的近侍名为一期一振,和大家熟知的以温柔体贴著称的一期一振不同。我家的这位…是名符其实的腹黑鬼畜。一想到这个我就有点胃疼……因为第一受害者就是我啊……
整理好绯袴上的褶皱,我叹了一口气抚上面前的大门。
这就是我接下来的几年里生活的地方么…
古色古香的建筑,倒是很符合我的口味啊。只不过庭院中央的那两株樱花树甚是惹我注意。
“现在…不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吧?”
“应该是有人用灵力让它常年绽放的吧。”一路上都没有讲话的一期一振终于开口讲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
“原来如此。一年四季都有樱花看,也是即有风韵的事。不过,一期一振先生。请问您还要生多久的气?在本丸您便是一副「这个本丸的刀都看上我家主殿」的态度,现在出来了您怎么还是如此?”一期一振你到底想怎样啦!
“听说这里都是政府从个处选来的优秀审神者,其中女性居多。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么?我告诉你紫阳,我会用在这里的几年时间「慢慢」告诉你,你是从我这里逃不掉的。”突然我的下巴被生气的一期抬了起来,眼看一个吻就要落下来。不过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真是帮大忙了。
“紫阳殿,一期殿。我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还请移步您的房间。”
“狐…之助?”低头看向声源处,一只熟悉的狐狸冒了出来。
说起来我对它完全没有好感呢……严重怀疑我家一期被它拉去改造过!!
甩开一期的手,我跟着狐之助穿过长长的走廊上到三楼。一路上只远远的看到了一位正在回房间的烛台切光忠先生,略微遗憾啊……
“三楼目前只有您和一期殿居住,这也是考虑多方因素做出的决定,如有不便还请多海涵。”明明是对着我讲话的狐之助眼神却一直瞟向一期一振。
我就知道政府肚子里盘算着一堆鬼主意,为了暂时泄恨我就把那只可爱的狐狸提起来从三楼丢了下去。
“狐之助殿还请慢走~”挂着和平时相同的假惺惺笑容我“送走”了狐之助。拿着手里精致的钥匙打开301的房间,入眼的是和我以前居住的卧室并没有区别的和室。想想也是,当初政府征询我关于房间的设计时,我就随意回答了一个和现在相同的答案。
不用我指挥,那位一期一振大爷就清楚我带来的行李该摆放在什么位置。毕竟……他可是霸占我卧室好久的罪魁祸首!
我正襟危坐地跪坐在桌子面前看着一期忙来忙去,而他则递给我一个「这里没有别人你就别演了」的眼神。说实话真是伤到我的心了,好歹我也是接受过正统礼仪教育的人。像那种随意坐坐的失礼举动我怎么可能会………
腿……好麻……
揉了揉麻掉的小腿,我随意坐在了桌子上。好吧,那种失礼举动我还是会做的。
我翘着腿挑衅般看着一期。
“一期一振君,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我们作为政府选择的人来到这里,就应该有作为神官和近侍刀的尊严感。所以希望您可以作为一名合格的一期一振辅佐在我身边,也就是……”你特么不要把那鬼畜的脾气带到这里!我还不想被同僚看到一个随时被自家刀抗走嘿嘿嘿的审神者!
“您明白了么?”我尽量用委婉的公式化的语言向一期提出这个请求,希望他能开开眼给我留点面子。然而事与愿违……
“在这里我当然会保全你的面子,所以……你需要支付酬劳啊……”好近!别靠过来啊!
“那么能请您先从我身上起来么?”没错,我再一次被一期一振压在桌子上进行威胁。耻辱!奇耻大辱!
可惜回应我的是一枚落在脖子上的吻,连咬带舔的。肯定留下痕迹了……
“一期一振!你大爷的!快放开我!”既然这样我也没兴趣陪你玩文字游戏了,现在保全清白才是上上策。
“紫阳你话有点多了。”
“唔唔!唔唔!”(翻译:卧槽!混蛋!)
等到这位大爷放开我时,我的衣服都不知道被拉开多大了。【手黄再
看着他一脸魇足的模样,我恨不得在那张得意的嘴脸上咬几口。然而经过详细比对我对上一期一振的胜率时……我放弃了……
快速整理好乱掉的衣服,把一期恨不得化为实物的眼神隔离开。我一把摔上门走了出去。与其和他怄气,还不如物色一下自己的下手目标呢。
毕竟……要在这里生活好几年呢~